返回《感动中国》之诗

探花楼 >> 随笔 >> 正文

网上有因一首发表在国家“重量级”刊物上的《感动中国》而产生的热议。

诗词原文是:

感动中国

什么叫感动中国,感动了天南地北。

一座城从汉走来,满天下纵忧能克。

白衣天使是莲花,病毒阎罗装逼仄。

生死同心你我他,前方看我人民力。

当然议者是贬者多,褒者少。还有人将诗截取一段出来做成填空题:

( ),生死同心你我他。( ),白衣天使是莲花。

就有很多奇妙的答案,如:

(自从瘟疫降中华,)生死同心你我他。(试问人间谁最美,)白衣天使是莲花。

其实,此诗还是有些地方可以褒的,首先此诗是七古,即七言古体诗,因为平仄不协;其次,诗的用韵还是基本对的,用的是平水韵的“职”仄韵;再次,诗还是“入时”的,能把握当下,紧追潮流,如能用“逼仄”等词,特别是前面还加了一个“装”字。当然“逼仄”这个词并非现在才流行,只是现代人又将其拉出来再流行吧了,如曾几的诗《题巾山广轩次韩无咎韵》中的“铃斋逼仄未销忧,暇日聊为帢帻游。”赵蕃的诗《暑甚有怀山居》“世间自有宽凉处,胸次休怀逼仄嗔。”赵蕃对“逼仄”二字可以说是情有独钟,他的很多诗都有“逼仄”,再如孔武仲的《至樟树店寄徐安道》“逼仄东南路,连天紫翠峰。”范成大的《北窗偶书,呈王仲显、南卿二友》“官居故逼仄,北窗谁所开?”苏辙的《玉女洞》“洞门苍藓合,逼仄不容身。”(不好说这首诗,总感觉有点黄,就按现在的说法,还有标题党的嫌疑),更有甚的直接将“逼仄”用在文题的,如杜甫的《逼仄行,赠毕曜》。不说了,关于“逼仄”说的有点多了,跑题了。

诗之好坏、优劣其实不好说,因这是文学类的,不是数理类的,数理的东西,一是一,二是二,一加一就等于二,没有第二个答案,而文学类的,因不同的人群,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层次,理解可能大不一样。李白的《静夜诗》放到今天的互联网上,一样可能会有大的讨论,但他对于儿童的启蒙,还是有非常大的作用的,中国人有几个在儿童期间不是对《静夜诗》烂熟于胸呢?

上诗虽然是感动中国,没能“感动”到我,对于儿童,也可能读来会“朗朗上口”也说不一定呢?也可能有那么“一点诗味”也说不一定呢?也可能真有一点“感动”也说不一定呢?谁知道呢!

2020-05-06 〖回复:0 / 阅读:184〗

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、开心评论)

姓名:

©2006-2020 TH

备案号:粤ICP备1901442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