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〔ESSAY〕

探花楼 >> 随笔〔ESSAY〕

鸟叫

最近一段时间办公楼下有一只鸟在叫个不停,发出“啊。。。啊”的声音,音调是普通话的声调比较长的一声到二声,然后突然转四声,并嘎然而止。听起来是那么的凄凉。这鸟只闻其声不见其样,所以不知道是什么鸟,记忆中小时候听到过的秧鸡就是这种声音,每年稻田里的秧长得比较茂密的时候,就有这种鸟的出现,其它时间不知道它飞到哪里去了,是听不到它的声音的。但这里大都市里应该不会有秧鸡吧。

2019-02-25 〖0/1235〗 阅读全文>>

藏书家卡尔·拉格斐

卡尔·拉格斐(Karl Lagerfeld),于2月19日告别世人西去了,终年85岁。很多人可能对他的名字并不熟识,但他设计的产品可能没有人不知道,如大名鼎鼎的奢侈品牌香奈儿(Chanel)、FENDI等。他是世界最顶级的服装设计师,人称“时装界的凯撒大帝”或是“老佛爷”。

我在这里不想谈他的服装设计,谈谈他另一惊人的地方,那就是他的藏书。

2019-02-21 〖0/1526〗 阅读全文>>

30年的梦想

网上看到一个因受鸵鸟奔跑的启发而发明一种弹簧鞋,为其投入30多年的精力的人(Keahi Seymour),这个项目花掉了他大部份的积蓄,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成功(仍然未被视为一个可行的产品)。

“I’m starting to think the boots are dead in the water,” he says.这是“多么悲壮”的言语。

让人看到不知做何评价

2019-02-16 〖0/1265〗 阅读全文>>

移网与易名

th6.org这个域名由于是.org结尾的,目前还无法实名,也不能备案。这样的通用顶级域,并且是世界前三大域名之一,都不能备案,实在无法理解。

2019-01-31 〖0/1334〗 阅读全文>>

春联

早上起来跑步,出单元门口时,见玻璃门两边贴着白白的两条纸,上面还有一白色“横幅”,看着着实让人瘆的慌。出得门来反过来一看,原来是贴的春联。

贴春联,已有上千年的历史,主要贴在门或窗的两侧,以表喜庆。古时的房门两侧多为土墙或木框,当然没有现在的透明玻璃门,所以贴时不会想到可以从里向外看,如今好多的大门都整个一大片玻璃,贴的人员也没有想那么多,从外向里看确实喜庆,但从里向外看就有点

2019-01-28 〖0/1240〗 阅读全文>>

信任

吃过晚饭与H出去散步,每经过有下水道井盖的地方,我发现H都是直接踏在上面走过去的,而我则是绕过井盖走的。

“你为什么不绕开那些井盖走呢?”我问。

“为什么要绕开走呢?”她反问道。

“万一这个井盖没有安装稳,踩在上面人掉下去了呢?”我提醒道。

“你这个想法首先是建立在不信任基础上的,如果大家都这样想,这也不信任,那也怀疑,那好多事都做不了

2019-01-19 〖0/513〗 阅读全文>>

护士小姐姐

儿子前几天踢球,弄得脚踝骨折,“入住”罗湖医院,需要做手术,打钢钉,固钢板,颇受罪的。

每天护士小姐姐们会来到床前几次,打吊瓶、换药以及询问术后情况,算是非常尽职尽责。由于每个护士来时都是一身白褂子,戴着白口罩,只露出的两个黑眼睛显得格外注目,我对声音的分辨不是特别敏感,再者每个护士身高都差不太多,好象每次来的都是一个护士一样。我想在医院里的工作人员,可能对声音都特别敏感,否则

2018-12-28 〖0/1387〗 阅读全文>>

读书

书读多了,没有用起来,没有走出去,便是一种心理避难,人往往会免疫力降低、会消沉、会懦弱、会迂腐。

2018-09-09 〖0/197〗 阅读全文>>

陟上味道

晚上几个同事去陟上味道聚餐,老板怕很多人不认识这个“陟”字,但在招牌上加注了音。

记忆中在中学时,《出师表》一文中有学过:“宫中府中,俱为一体,陟罚臧否,不宜异同。”陟:奖赏、鼓励的意思。后来有看到韦应物的诗《简卢陟》,更加深了对这个字的认识,这里的“卢陟”,是人名,即韦应物的外甥。

再后来,有读到过宋朝晃冲之的诗《行武陟田中》,这里的武陟,是地名,诗主要是写武陟

2018-07-21 〖0/2887〗 阅读全文>>

吃苦

只要是上过大学的,通过了一个高中三年的,特别是经过了高三阶段参加了高考的人,我想没有一个是不会吃苦的,但到了工作岗位,却很多人说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,这个是值得深思的问题。

2018-06-09 〖0/1293〗 阅读全文>>

同事L分了点茶🍵来,枸杞叶🍃炒的。一闻,沁人心脾。第一泡,未饮只闻其味,浓烈、古香;饮之,则甘厚,口中久有余香。但第二泡时,味少五分,第三泡,再减五分。

有些人与物也跟这茶一样,第一印象,甜美、紧致、温文尔雅,但相处时间久了,也就淡而无味了,有时甚至还会生出厌恶与憎恨来。

2018-04-18 〖0/491〗 阅读全文>>

菖蒲花

今日清早,给阳台花浇水,不经意间发现一盆菖蒲开花了,甚喜。

我养过不少从网上购的菖蒲,或水养,或土养,但因照料不周,都陆陆续续死去。

这盆菖蒲,是我去年3月初,游横岗老虎沟生态农场时,于溪涧采得。带回家,植于盆中,少浇水,也从未施肥,以土养之,关注甚少,却长得异常青绿。不想过了一整年,现在开出花来。

菖蒲难得开花,古人诗词多有记载,如唐朝·施肩吾的《

2018-03-11 〖0/1373〗 阅读全文>>

理发

头发长的真快,年前剃的,还未完春节已长长了,要是知识与薪资也和头发长的一样快,那就好了。

因我的头发老是直立的,这种发质,即使多那么一厘,也比普通帖头的发质显的长。再加上两鬓已有好多白发了,尤以右侧为盛,这样发长的话人显的特没精神,所以还是决定去理一下,虽然有“正月不剃头,剃头死舅舅”的说法,我想这应该是陈俗,全不去理会了。

不知为何,每次理发,在冼头时,躺在洗头

2018-03-04 〖0/2245〗 阅读全文>>

车行在公路上。

儿子:“我好想买点茶🍵,很特别那种。”

幺儿:“闰土的茶。”

儿子:“哈哈,现在有好多关于鲁迅的梗,其中闰土的茶也是其中一个。”

……

车约莫行驶了一公里,我才明白过来,儿子们刚才说的是《少年闰土》里面提到的“猹”,而非“茶”。儿子最先是想买点“特别的”茶叶到学校去泡来喝装“酷”,其间幺儿理解错误,从而带出

2018-03-04 〖0/2220〗 阅读全文>>

1 2 3 4 5 6 下一页>  

©2006-2020 TH

备案号:粤ICP备1901442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