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10日与11日两天图集

探花楼 >> On The Way >> 正文

随朋友公司一起出去逛两天。

路上图。这个路灯不要小看他,在这个几条高速的汇处,它就是灯塔,是要照几条高速的😄。

乱还是流线?剪不断……理应该也不会乱。

桥上经过。车开这么快我也能拍清📷,佩服一下自已,哈哈😄。

中文吃饭地点🥣。“青箬笠,绿蓑衣。”难道古人的蓑衣是有芭蕉叶做的???看来翻译时不能带颜色,只能说是“戴斗笠,披蓑衣。”

我现在只是闷热口渴,跟烟花🎆有锤子的关系。

活动中。

活动二

活动三

活动🎡,美女太多。

墙灯,你在照谁?

夜幕降临,流水人家。

11日早上,下过雨。

早上逛遛,将大的黑色垃圾袋底部弄了一个洞,反过来从头上套过去,当雨衣。感觉很棒。

中午去到白水寨。这个牌匾在维修。

天气非常闷热,才出百米,全身已经湿透了。

“白水寨水白”,这个很应景,水确实是白花花的,好象是专用来映衬“白水寨”的。但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对联里的上联,如果是,这个叫回文联,也就是正读与反读都一样。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对联的上联,因五个字都是仄声。当然,历史上好多好的对联也没有严格按平仄来,而是取意境,按这个方向来,要对出“白水寨水白”的下联,且要映景,还要回文,就非常难了。

看到“白”,有让我想起《那时我年轻,满嘴都是草莓》里的一段来:

非黑非白。

从古老的《诗经》年代,国人就开始投身美白运动,所谓:“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;螓首蛾眉。”对女人皮肤提出要像白乎乎的猪大油(凝脂)的“审美标准”。即使男人,如果长得帅点亦有被当成“小白脸”的风险。美白,美白,以白为美,一白遮百丑。

白,或许是纯洁的象征吧,正如黑是罪与罚的隐喻。从八卦到围棋,从黑夜到地狱,人类曾沉浸在漫长的黑白对立的二元世界中。

我就没有“飞流直下三千尺”的豪壮。也没有“闪闪青崖落,鲜鲜白日皎。”的诗意。只能来一句:“我艹,好猛的瀑布。”

出口,手造风车。入口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,远看还是比较壮观的。

还早,大多小伙伴还没下山,于是跟一当地老伯黄伯(不知他是姓黄还是姓王,广东话这两个分不清)在路边认草药🌿。

2019-08-11 〖Comments: 0 / Read: 993〗

Post a comment〖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、开心评论)〗

姓名(Name):

©2010-2019 TH

备案号:粤ICP备19014421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