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陈嘉庚印赠验方新编

探花楼 >> 阅读〔READING〕 >> 正文

今年双十一怎么感觉有点静?

一印赠验方新编

余二十余岁时,在新加坡见友人珍藏一本药书,名曰《验方新编》云某友赠送,无处可买。其时上海书局尚未印售。书内注云,版存日本横滨中华会馆,任人印送。据友人所言及余自己经验,其方颇有应效,故余甚为注意。窃念吾闽乡村常乏医生,若每村有此书一本,裨益不少。乃备款托香港友人汇往日本定印,每本三角,前后数次,共印六七千本。书面标明“同安集美陈家奉送”。最后一次定印五千本。其时余适回梓,约半年之久,尚未寄到。余及港友屡函日本该会馆查问。据复久已寄出,迨后港友查悉,该书在日本托出口商店代寄该店寄时适倒闭,致失手续。运到香港日久,无主向领,致被船栈拍卖,料该书必散在广东矣。其后多次与该会馆交涉无效,不但不肯认错,且完全不负责任,由是不能继续印送,不胜遗憾之至。

二登报征求良方

自该帮药书被误后,与该会馆遂绝来往,由是有怀莫展。过后多年乃思向上海书局定印,并拟广集国内及南洋经验良方,以增补该书之不足。不但余义务印送,而公开与印刷家售卖亦可推广。故不惜报费,在天津、北平、汉口、郑州、南昌、长沙、济南、安庆、南京、杭州、上海、福州、厦门、香港、广州、梧州、汕头,及南洋各大埠,登报日广求云,“凡存有经验良方,乞勿居奇守秘,请惠示济众,将药方及住址写明寄交余商店或报馆代转”。并言“予系要印送而非图利,凡有惠寄者待印就时当赠送一本”。月余之间,中外惠寄者千余方。编辑既就,拟托上海商务印书馆代印。

三世界书局代印医书

新方编竣未寄,适上海世界书局派代表来洋招股,乃向其定印二本,国币五千元。将新征各方抄一份,及验方新编一本,备交该局代表带去。数月后如数印就。除分送诸赠方者及余国内诸分行取去赠送外约存一万本。以半数在闽省分送,半数寄来南洋应各处需求,已存无几。后接厦门某君来函云:“前日寄赠某方,其中某味药只重二钱,而所印书作二两,关系至重,请查谁错”。余乃急查原方单及书稿均为二钱,始知系世界书局印错。乃请人将全书查对,又觉印错不少,事关人命,抱憾无似。虽欲收回,然分散各处无法办到。即向世界书局严重交涉,只有认错而已;若认真计较,或需兴讼公堂,亦非余所愿,由是该书遂复失意停顿也。

四自印医书未遂

余原拟定印二万本,后以闽省各乡村如分发普及,须再印若干本,计全省作二万五千乡,小乡一本,大乡二三本,五六万本便可普赠,费款仅一万余元。不图前为日本中华会馆运寄失误,而后复为世界书局印错所沮,使余志愿末达。然终不能去怀,乃思重编自印。遂雇一略知医学之人及一书记,专工将新旧方斟酌校对,历经数月全书修正。交本厂印刷部经理陈辉煌君付印。乃挨延日久,及至余有限公司收盘,印刷部被南益购去,而所编书稿陈君竞失于保存,增余无限遗憾。再后战事发生更无暇计及,战后力能办到者,决重行登报征求编印以遂宿愿也。

陈嘉庚的可贵之处是发现有用之事,便立马去做,并尽力做到最好。是典型的行动派。“据友人所言及余自己经验,其方颇有应效,故余甚为注意。窃念吾闽乡村常乏医生,若每村有此书一本,裨益不少。乃备款托香港友人汇往日本定印,每本三角,前后数次,共印六七千本。”当然,在做的时候,也不忘打打广告,“书面标明‘同安集美陈家奉送’。”这也是“做事要高调”的典行。从民国十六年编订的这本《验方新编》一书的封面上所印“新加坡陈嘉庚印赠”也可见一斑。

2020-11-11 星期三 〖回复:0 / 阅读:192〗

发表评论(文明上网、开心评论)

姓名:

韵动地铁

©2006-2020 TH

备案号:粤ICP备19014421号-1